海峡两岸直接通信的小故事

2021年10月6日    16:09    热度:42 dbw     0 条响应   |  业余无线电 -> 火腿文化

        今天,海峡两岸的同胞终于盼来了直接三通,圆了中国人半个世纪以来的团圆梦。在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里,我们不禁会回忆起两岸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在20年前首先实现的民间直接通信小故事。

八十年代初,我国大陆地区的集体业余电台得到恢复。按当时规定,除以色列、南非和南朝鲜三个国家外,其它国家和地区的业余电台都可以作为联络对象。而当时台湾当局对海峡两岸直接三通还是严加禁止的。

        首先打破这一禁令、实现两岸直接无线电通信的是福建师大附中业余电台BY5RT、南京工学院业余电台BY4WNG和台湾彰化市基督教医院的林茂荣先生(使用呼号BV5ML)。


【两岸首次民间直接通信:1987】

        1987年10月18日,福建师大附中业余电台BY5RT和南京工学院业余电台BY4WNG分别叫通了用业余电台呼号BV5ML工作的林先生,双方进行了友好的交谈,相互交换了各自的工作、学习和生活情况,林先生还介绍了台湾的风土人情及大中学的学习情况。接着,北京宣武区少年科技馆业余电台于11月8日再次与林先生联络。这两次联络打破了海峡两岸长达38年的不能直接通信的局面。

        两岸直接联络的消息传到国家体委无线电运动学校BY1PK台长童效勇以及各级有关领导耳中,大家都很高兴,对大陆业余电台与台湾业余电台联通一事予以积极肯定,希望业余电台成为一条两岸同胞互通信息的有利渠道,但同时也在揣摩:这一现象是否属于台湾当局在允许台胞回大陆探亲之后的又一个政策松动,还是一个偶然事件?

        不久,根据迹象基本判明,这两次联络并不见得反映台湾当局的政策变化,因为林先生与BY5RT操作员约定在每周六下午北京时间6:30分后在14.330-14.333兆赫之间联络,但以后始终没有见他出来。而且,当年6月份台北BV2A陈实忻先生与日本业余电台联络时集体业余电台BY5QA的值机员曾试图呼叫BV2B,但陈老回答按规定不能联络。

        后来听说,林先生因为与大陆联络这件事而受到了麻烦,电台设备被台湾的“业余无线电协进会”出面没收了。

        1991年9月我调到国家体委无线电运动学校工作,第一个任务就是陪CRSA副主席兼秘书长汪勋到印尼万隆出席第八届IARU三区会议,在那里遇到了BV2A陈实忻老先生。我们三人在饭店房间里谈话时,我问陈老:

“听说林茂荣先生因为和大陆联络,电台被当局没收了,是不是有这回事?林先生在联络中没有谈政治分歧,只是促进两岸人民友谊,符合业余无线电提倡的精神,处罚他是否不恰当呢?”

        陈老先生答道:“啊…啊,他是一个好青年,确实是个很好的青年。不过应当遵守我们这里的规定啊(指林先生当时的电台并没有得到当局批准,呼号是自造的)。他的设备后来是代为保管在我们协会那里,不过现在已经还给他了。”

        诚然如陈老所说,林茂荣先生不久后又重新活跃在空中,不过使用的是正式呼号BV5OC了。

        从一般概念而言,BY5RT、BY4WNG与彰化林先生的联络应该算是1949年以后海峡两岸的首次民间直通。但从公认的无线电法规角度看却不能算业余电台之间的联络,因为林先生当时使用的还不是符合ITU定义的业余电台。那么,两岸间正式业余电台之间的首次直接联络就应算是1989年BY1PK/QRP和台北BV2FA的联络了。

【两岸业余电台首次正式直接通信:1989】

        说来话长,由来要追溯到1987年。陈方(现在的BA4RC)到北京出差,我去看他,他正在国家体委无线电运动学校仓库领取设备,准备配合中日尼三国联合攀登珠峰到拉萨架设bt0ls业余电台。那天在仓库见到了久违的童效勇老师。此后我就经常去BY1PK。那时个人业余电台还没有开放,但觉得应该为迎接这一天的到来准备些什么,认为器材会是很多人可能首先遇到的困难,所以对收集各种技术资料很感兴趣,也做了不少样机。童老师说日本业余无线电联盟赠送过一种4瓦/21MHz的QRP套件,让我装起来,按当时的管理办法作为BY1PK/M(BY1PK的移动操作),试一试效果。

        1989年6月6日,因为公共交通不通畅,又是星期二,是BY台14.330MHz网络的日子,我正好有机会呆在家里搞试验。早晨七点半左右,我到对面楼下打了一个公用电话给童老师,请他在台网上告诉南京BY4RSA陈方,网络结束后到21.010MHz左右守听,看看能否听到BY1PK/QRP的信号。打完电话上得楼来,摊开QRP和电键,先听听当天的传播情况。

        那时我住在北京安华西里一区九号楼的三楼,没有室外天线,只在朝北房间两扇玻璃窗上方约一米长的窗帘铁丝上用鳄鱼夹子引下一条导线接在QRP天线端子上,SWR表读数几乎是无穷大。用这样简陋的天线以4瓦的功率工作,其实我并没有抱太多的希望。

        房间里另甩了一条两米长的拖线,接到70-2型收信机作接收用。打开收信机,发现21.010MHz左右只有BV2FA在用CW呼叫CQ。那时候大陆允许集体业余电台和台湾业余电台联络,但台湾业余电台不能和我们联络,如果我们主动呼叫他们,他们一般会QSY。如果我呼叫BV2FA后对方QSY走掉,那就可以证明他可以听到我们的4瓦QRP信号。

        出乎意料的是,BV2FA唐希上先生竟然立即回答了我的呼叫,并一再试图询问北京的情况。最后我在业余业务的合法范围内对唐先生穷追不舍的问题作了简单答复。

        据说唐先生抗日战争时期曾为美军飞虎队当翻译,英语极好,用CW直接拍发英文问句,十分流利。但当时正值早晨传播变化的时间,联络开始不久后信号就开始严重QSB,因此BV2FA不断重复我上一个回合发的内容,整个联络速度比较缓慢,几个回合后信号就完全听不到了。我随即又下楼打公用电话,将这次两岸直接联络的详情报告了童老师。

        当时的联络过程草草记在一张纸片上,把它夹在电台日记里,后来又改夹到什么书里准备更

        妥善地保存,年头一久反而忘了夹在哪里,最后卖旧书腾空间时翻天倒地也没有找到。好在1990年代初曾往计算机里敲了一个副本打算作为日后写故事的素材,下面就是联络纪录:

时间:1989年6月6日0750 BJT

频率:21MHz

对方呼号:BV2FA

对方信号:599,QSB至zan

本台信号:539

联络过程:

BV2FA: CQ DE BV2FA

BY1PK: BV2FA DE BY1PK

BV2FA: BY1PK DE BV2FA

GM TKS FER CALL

WE ARE CONCERNED ABT SITUATION IN PEK

BY1PK: GM DR OM TKS HR IS OK UR RST IS 599 MY NAME IS CHEN

BV2FA: TKS FER QSL 599 DR CHEN UR RST 529 MY SURENAME TANG

BY1PK: OK DR TANG OM MY RIG IS QRP 4 WATTS ANT IS WIRE ON MY WINDOW HR WILL QSL ES PSE QSL HW?

BV2FA: …… SHALL …… CPY …… QSB ……MY QSL VIA DJ9ZB UR RIG 5 WATTS ES WIRE ON WINDOW OK?

BY1PK: UR QSL INFO IS VIA DJ9ZB OK? MY RIG IS 4 WATTS ES ANT IS OK PSE UR QSL TO PO BOX 6106 BEIJING HW?

BV2FA: QSL INFO OK ARE YOU SAFE IN BEIJING UNIV?

BY1PK: HR SITUATION SEEMS BETTER AND MANY PEOPLE WALKING IN STREET

BV2FA: SITUATION SEEMS BETTER MANY PEOPLE WALKING ON STREET FB WE HEARD TWO ARMIES FIGHTING EACH OTHER IS IT TURE?

BY1PK: NO

SITUATION HR IS NOT AS BAD AS NEWS FROM USA SITUATION IS PEACE NW

BV2FA: I …… NOT SITUATION …… ES NO …… INFIGHTING ……

BY1PK: …… (QSB es ZNN)

        这次联络虽然时间不长,但毕竟是海峡两岸正式业余电台之间的联络,从业余无线电界的观点看,是有效QSO。

        不过,尽管唐先生应该算是当时台湾当局的忠实元老,事后他还写了一些掺有大量想象的文章作为一种自我保护,但据说还是因为这次违禁和大陆联络而被台湾当局请去泡了乌龙茶。

        我听说唐先生在台湾杂志上发表了有关这次联络的虚构信息,感到很恼火。1991年9月在万隆参加IARU会议时,我对BV2A说:“1989年BY1PK/QRP和BV2FA所作的是纯粹的业余无线电联络,但唐先生把它渲染得走了样,怕是违背了业余无线电精神吧!”陈老解释说,当时他不在台湾,后来回岛听说此事,觉得唐的做法不妥,云云。后来想想,唐先生冒着风险和大陆业余电台联络,为了防止来自当局的麻烦,随手采取一些自我保护措施也是情有可原的。

        现在很久没有在业余空中听到唐老先生的声音了,不过听说他生活得很开心,经常到公园去吹口琴,还在互联网上看到了他表演吹奏“马赛曲”,一口气吹好半天,很有底气。

【两岸公开报道的业余电台直通:1993】

        1993年5月5日空中年会可以算作是两岸业余电台间的首次“无阻力”直接通信吧。

        1992年12月22日,大陆第一批恢复开放的老业余家个人业余电台on air。此后两岸业余电台就有了更多的互相直接通信。随着当时台湾当局政策的逐渐宽松,业余电台直通已经不成为什么大问题。1993年55节那天,台湾电视媒体和北京电视媒体分别采访了BV2A和BA1CY等两岸业余电台直接通信的现场,两岸火腿在分离几十年后第一次在空中共同庆贺中国业余无线电爱好者自己的节日,成为两岸民间直通的又一个里程碑。此后,由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老业余家ba台发起的14.180MHz“bravo net”成为跨越两岸的一座闪耀着友谊之光的金桥,两岸的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共同精心维护着这条肉眼看不见的纽带。

        据说在这个阶段中,海峡对岸也还有一种准备对应当局没有正式开放“三通”的说辞,就是业余无线电信号可能经过电离层反射,所以可以不算“直通”。不过说辞归说辞,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民间“直通”的事实总归是大家都认可的事实。

        今天,海峡两岸实现了大张旗鼓的直接三通,林先生和BV2FA冒着风险和大陆联络的时代终于过去了。中国人可以把更多的力量用到振兴民族上来了。无论如何,海峡两岸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为促进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作出贡献的这段往事是一段有意义的故事。

        早先曾听说BY5RT和BY4WNG有一盘与林茂荣先生首通的录音盒带交给国家体委,应当是一份十分珍贵的历史资料,但由于机构人事多次变动,恐怕早已不复存在。不过BY1PK/QRP与BV2FA首通所用的4瓦套件QRP收发信机现在还安详地静躺在工业和信息化部无线电管理局业余电台展柜里,颐养天年。

73

chen ba1ham

标签:,

除非注明,否则均为 BD6MM 原创文章,转载必须以链接形式标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bd6mm.cn/blog/2021/10/a_short_story_of_direct_communication_between_the_two_sides_of_the_taiwan_strait.html

相关文章

发表响应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