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对讲机通联 ,就能让一个老HAM如此兴奋,每次都是心酸的感觉啊!【转载】

2013年6月4日    05:36    热度:568 dbw     0 条响应   |  业余无线电

        送人玫瑰  手有余香

        大庆实名赵毅

        2013年6月3日下午四点左右,我正在家里睡觉,刚感觉迷迷糊糊睡着时,听见电台当中传来了一个极其苍老的声音,而且用了一种与我们香肠和新HAM截然不同的呼叫方式在寻找友台。“CQCQ,这里是黑龙江大庆两GP,是否有友台可以抄收?”听到这个声音后,让我立刻变得精神起来,难道是会是他吗?因为这是我接触无线电的两个月以来,第一次听到有人把“TWO”喊成“两”。瞬间让我觉得GP这个呼号如此熟悉,难道这就是我寻找了近一个月的BG2GP吗?

        刚刚接触到无线电没几天,BG2CMM把我加进了无线电爱好者群,里面有很多有呼号的台友,看着一串串的字母对于我一个入门者来讲,简直可望而不可及。每天都在默默地关注着大家的聊天记录,希望能够从中学到更多的专业知识。突然间一天一位“火腿”发出了一条消息“在让胡路区四医院附近有一名年过古稀的“老火腿”,目前重病在身正住院治疗,他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够在生命最后的时刻能与台友们进行通联,他的呼号是BG2GP,他守候的频率是145.050,如果附近有台友可以与他直连,尽量满足老人的心愿。”看到这条信息后,我迅速拿起电台调到了145.050,可是怎么都没有喊到这位老人,之后的几天里我分别在不同的时段在这个频率里呼叫BG2GP,可是从未听到过任何答复,我猜测着各种未知的可能。慢慢的BG2GP这个呼号已经牢牢的记在了我的脑海里,但是再之后的通联中,我却再也没有喊过这个呼号。

»阅读全文 (view all)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