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的收音机轻轻传来……

2010年5月20日    17:35    热度:64 dbw     0 条响应   |  广播 / 电视相关 -> 收音机的故事

我抛弃了所有的忧伤与疑虑,去追逐那无家的潮水,因为那永恒的异乡人在召唤我,他正沿着这条路走来。——泰戈尔

"真的要分手了……"

分手那天,我一遍又一遍喃喃自语,这"真的"一浮现于心头脑际,我便明白它满噙着将要滴落的无奈与伤感。

分手那天,淅淅沥沥的雨漫天飞舞,飘进了我们的生命之中,淋湿了我们的记忆。


分手那天,我们坐的车如同我们的生命,不等待眼泪的淌飞便匆匆启程。车门重重地关上了,我心里猛地一震:原来,门的作用是阻隔门里门外的两个空间,它重重的关上了,就是要狠狠地切断往昔与今日之间那点联系。但是,心中永远是一片模糊的血肉,不可能血是血,肉是肉。

分手那天,你的眼中潮涨了,我心中的海也要决堤,忧伤与痛苦是那最猛烈的波涛,在拍打、在冲撞、在喧嚣,我听到了许多声音,却又像什么也没有听见;我感到了无处不在的彻肤彻骨地疼痛,却又不明白痛在何处,我的手伸了出去,却不知是要挥动表示再见,还是想努力抓住什么、去握紧旧日的什么。

"当你握别温暖的手,泪落几行,可曾感到背影凝聚着滚烫的目光?

" 岁月呵,为什么走得最急的总是最美的时光?

我想和你说,别哭了,你笑起来更漂亮。可是,我心中的万语千言因为想要同时说都哽咽在喉咙中,只字难吐。心中,是那浓浓的"千万里,我追寻着你"的那份苍茫与凄凉。

人们常说,一笑泯恩愁。可是,你的每一颦一笑,一忧一泪,泯灭的都是往日的嫌隙,而感动却全部留存,成为我永远的档案。分手季节每一朵笑的玫瑰,每一颗泪的钻石,都成了那些日子最美的装饰,最好的表达。

分手时,你关切地让我不要伤心。我想用无所谓的笑掩饰内心深深地感动,而眼泪与笑容却同时在我的脸上表达不舍的心情。

我们不得不分手,但是我们的情谊却在心中长留。

曾经以为那些伤心的日子中自己会流太多的泪,可是忧伤与痛楚几乎全部在心中凝华,成为不能熔化的结晶,折射着我们昨日光辉的故事。

我坐上了回家的车,它颠簸着,一路上颠碎了我的心。

我平安地会到了家,带着沉重的行李,还有卸不掉也不想卸掉的思念,我明白我要踏上的,也许是一条通向生命终结之处的怀旧的里程。

白天,我奔忙于现实得容不得多情的生活,心里,只能隐隐约约地想起你。到了晚上,一切将归于静时,我迫不及待地展开我们旧日的一切,我终于能放纵地、清晰地而又千万分痛楚地想起你来了!

我实在没有心情去看今晚的天空是否晴朗,像往常一样,爱以此推测今晚、明天的天气,我实在没有心情去看。可我又担心你会在雨天忘了带伞,淋了雨。

你心中充满爱,因而你是最好的;你脸上总有善意的微笑,因而你是最美的。我时常这么怀念你,于是,在我的梦中我们又常常相逢,继续我们的故事。丝屡凝汇,化为浓酽,我的思念,便在对往昔的感怀中,唱着不想结尾的信笺。

两年前,我独自一人在家乡的田园小路上漫步,感觉到的是满心的自由与洒脱;两年后,我再走在这条熟悉的小路上,感觉到的只有无尽的孤寂。两年,交杂在人生中的故事太美,所以这两年便如此的意义不凡。

一次次地想起一位友人给另一位友人的一段毕业留言:"你知道吗?一滴泪和一片海,哪个更浅,哪个更深?"一次次的为之感动。朋友间的分别犹如情人间的失恋,尽管有重逢再聚,但那伤感仍然折磨重情的心灵与思想。幸运者,可以说出来或写出来,从而能淡化一点忧伤;不幸者,只能默默而深刻地痛苦。但不论幸与不幸,我们的生命都因为这共同的经历而加重了份量,加深了内涵。

渐渐的,喜欢在晚上,在灯下,在只有自己的屋子里给朋友写信了,写到时近午夜,总能想起为数甚少却记忆深刻的听收音机到午夜的日子。

于是,心中便有了一台收音机,节目全部由我设计,由我主持。我用心灵的语言唱歌、诵读与交谈,我用思念的电波将节目传送……

分手,那实在是我们的情感家园遭受的一场深重的灾难。不过分手对于我几乎没有改变什么:曾经深爱的依旧深爱,曾经怜惜的依旧怜惜,曾经感动的依旧感动,曾经淡漠的依旧淡漠……可是,仅仅多了一样东西,便使我感觉曾经的错误也变得眩目。多了的,是绵绵无绝期的思念 。

人们常说,岁月能带走伤感。但是,伤感其实并未像时间一样一去不返。它如同潮汐总在反复地涨落起止,在这种隐约明灭的痛中,我反复地咀嚼着友谊的馨香。想起了一句话:你在我身边的时候,你是一切;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一切是你。它是送约情人的,但我喜欢把它送给你–我的友人。

无数次不经意地开口,唱的都是你曾经爱唱的歌,原来思念已在无声无形中赋于了我许多连自己也尚未觉察的习惯,你的一些爱好也是我的了!我们确有作为朋友的相同之处了!

总在盼望清晨醒来,不是因为睡够了,不是因为作了恶梦,不是因为早起的家人的言语场,而是因为校园里那熟悉的音乐的温柔的召唤。因为它醒来,那,是多么感人的怀旧的苏醒!

历史记下的,我们不可能全部记下,但是,纵使历史在它的记忆疏漏了我们曾经的共同的欢笑与泪水、荣誉与失败、感动与痛苦,我们也会尽可能完整地将那些往事铭刻于心中。我们不会忘记。

午夜的收音机轻轻传来一首歌,那是友人对我的牵挂,那是我对友人的祝福……

原作者:石家庄德生收音机用户 刘志刚

标签:

发表响应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