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熊猫”牌收音机

2010年5月15日    17:23    热度:21 dbw     0 条响应   |  广播 / 电视相关 -> 收音机的故事

        1958年,我们家买了一台收音机,是南京无线电厂出的新产品, “熊猫”牌。那是我国电子工业起飞的年代。记得我天天放学一到家, 就打开收音机听个没完。侯宝林的相声,百听不厌;孙敬修老师讲的“小孙猴”(《西游记》),更是让人废寝忘食。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些国庆游行、人大选举、中苏争论、抗美援越等等的国家大事,也 就日益关注了起来。1964年秋天,我国原子弹爆炸成功和赫鲁晓夫下台两条新闻戏剧性地凑在了一起,收音机旁的15岁的我真是恨不能为了祖国、为了世界人民的解放去奋斗。也是在这台收音机旁,我和同龄人一起,被投入到了史无前例的浩劫之中。

        我的小姑从上海送给我一件下乡的礼物,是“东方红”牌的半导体收音机。1969年,油菜花开的时节,我到小平同志的老家广安去插队。农村很穷。老乡们围着那个半导体打转转,想好好看看里面说话的人是什么模样。直到我下乡的第三年,农村的广播喇叭才接到了我们的院子。我对得起那里的老乡,我教书教出了一批有理想的山里娃娃,他们后来成了我们那里第一批走进高校大门的孩子。去年秋天,我悄悄回到了那里,草房早就没有了,家家户户都有电视。要说比一比,只是比黑白还是彩电,比21英寸还是25英寸,好多人家都有人在外干事,有的还在国外“打工”,现在的老乡说起话来很有信息量, 市场经济的名词一套一套的。

        说起电视,在我三十来岁的时候,我们小两口花了积蓄买了一台,黑白的“飞跃”牌,不到10年,换成了彩电,又过了几年,改成大彩电。随着住房的变化,家里不知不觉就添了一大堆电子玩意儿。现在换代太快,以至于我们“知天命”的人隐隐有了力不从心的畏惧感。


        这10来年,是我生命最有效的时期,为我们的教育事业,尽了心,尽了力。眼看着改革开放以来整整一代大学生,一批接一批意气风发 地走上了建设祖国的第一线,我的心中充满了自豪,充满了信心。可是我并不甘于被时代遗弃,我还能奋斗。我学习,我读书,我和年轻 的一代交流,向我的学生们学习。他们给我以鼓励,教会了我计算机知识,还带我上网去转转。于是我感到还跟得上时代,还有很多事要做,也可以做。

        那台“熊猫”牌收音机还在,或许我可以送给厂家作个纪念。那部“东方红”半导体,我离开乡下时送给了房东大哥作纪念,也许早就不在了,他的长孙今年考到一个中专去学信息技术去了。

        我感到,国家是我们大家的国家,在我们前面的几辈中国人,干了几件漂亮的大事情,革命成功了,国家发展了;我们这些共和国的同龄人,再加上我们后面的几辈中国人,也要干一件漂亮的大事情, 就是让我们的祖国真正强大起来,永远不受人家欺负。

作者:冯文广  原载于《光明日报》

标签:

除非注明,否则均为 BD6MM 原创文章,转载必须以链接形式标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bd6mm.cn/blog/2010/05/my_panda_radio.html

相关文章

发表响应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